2022世界杯竞猜
/
-
当青春遭遇后青春时

当青春遭遇后青春时

2012-12-13 15:34

当青春遭遇后青春时


中冶物业--裴斐


        我第一次离开家的时候是小学五年级,跟其他孩子去别的地方上寄宿学。那时候是怎样一种心情现在完全想不起来了,我不知道当时自己有没有觉得可怜,但是那时候是孩子即使有,也只限于初来乍到时。与其他孩子打成一片后,也就忘了自身是否可怜,因为大家都是一样的,你感到的不快乐与大多数人并没有多少区别。况且小孩子最吝啬同情自己了。后来随着自己年龄增长,学越上越久,离家也越来越远,直到现在掉入生活的泥潭,被年月的惊涛骇浪连推带赶的越来越远,远的几乎使人忘了过去是什么样子,远的使人失去了想象的勇气。
        我认识的一个至今还上高三的朋友,前段时间还在问我,你还有信仰么?另一个在上大三的朋友也问过我,你还有理想么?这两个问题我一直保持沉默,唯有沉默。假如是过去,我随即会加入这种高谈阔论,在过去我也爱与人探讨这种貌似高端的问题,那时候还没陷入穷途末路,总觉得光明在即昭然可见,上上课睡睡觉看看书,饿了去食堂,饱了谈信仰谈理想,仿佛这些东西就在胃里,是刚刚咽下的那团食物,在梦里,是刚刚邂逅的那场艳遇。因我们还不知道生存是怎样一场硝烟,我们对生活的了解全部来自道听途说和名人传记,这简直是场灾难,我们总在愚蠢的高估着自己的想象力而不是侦查力,我们太相信自己了。
        去年我写过一句话,生活常常把人变成狗,用来回答这两个问题,我想是最好不过了。这两天跟不同的朋友通电话,聊到如今的境遇,都是被生活折磨的失去了声响的哀叹,丢失的个性和棱角,夭折的信仰和理想,好像我的过去已经死了,可当我们谈到工作、工资以及成家立业,又仿佛我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。

中冶置业(青岛)有限责任公司   电话:+86-532-83107901   传真:+86-532-83107900
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青岛   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鲁ICP备10019236号

Baidu
sogou